• <dd id="s6a4c"><optgroup id="s6a4c"></optgroup></dd>
  • 在江苏小患者身上“种下”生命种子,三台县人民医院采集的脐带血跨省救命

    2021-07-21

    四川新闻网成都6月25日讯(谢俊 锁千程) “非常感谢你们的爱心付出,让生命延续……”6月24日下午,四川省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工作人员专程来到三台县人民医院,将一面锦旗送到产科主任雷永凤的手中,向该院妇产科全体医护人员表示真挚的感谢。

    去年12月,一份采自三台县人民医院的脐带血顺利应用于一位30岁淋巴瘤患者造血干细胞移植。而更令人意外的是,就在今年6月24日当天,该科室采集的另一份脐带血,在远在江苏淮安的一名小患者身上“种下”生命种子等待发芽……


    三台第一份救人脐带血
    医缘是这样牵上的

    我们将时间拨回2019年7月20日,晚上9点半。

    在三台县人民医院的产房里,一名男婴呱呱落地。产科医生麻利地剪断婴儿的脐带,又迅速地用一个采血袋将残留在脐带中的血液收集了起来,血液随后送往位于成都的四川省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在经过一系列严格的检测、制备后,这份脐带血,被冻存在了零下196℃的深低温液氮罐中。

    长达近两年半的沉睡,2020年12月,这份脐带血等到了“重见天日”这一刻。


    去年11月,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上锦分院血液内科向四川省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发出HLA(人类白细胞抗原)配型申请。该院一位患有淋巴瘤的30岁女生需要造血干细胞移植。

    经过反复权衡,三台县人民医院采集的这份脐带血,无论是有核细胞数还是干细胞活性都非常合适,且与患者十个点位的八个相合。去年12月23日,这份脐带血被运到上锦分院,与患者自身的外周血造血干细胞进行了联合移植。

    这是从三台县采集的第一份成功应用于临床手术的脐带血。千里医缘,因孩子家庭的小小善举,给30岁淋巴瘤患者带去了生命新机。


    而就在今年6月24日当天,采自三台县人民医院的另一份脐带血,又在江苏淮安的一名小患者身上“种下”,帮助宝宝勇闯疾病关,我们期待新的好消息传来……

    截止目前,绵阳已经有6份采集的、被用来救人的脐带血,其他4份分别被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西部战区总医院、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广东省妇幼保健院、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用来为患者进行移植或回输治疗,治疗病种包括脑瘫、重型地中海贫血、再生障碍性贫血和白血病等。

    生命“纽带”影响深远
    产科医生呼吁留下脐带血

    脐带是连接母体与胎儿的纽带。但婴儿分娩后,生命“纽带”虽然断裂,但残留其中的血液却影响依旧深远,这,就是脐带血。

    “在孩子出生前,我们通?;岣嬷懈颈4嫫甏闹匾饔?,存起来说不定以后可以救人一命,”雷永凤说。

    脐带血是胎儿娩出之后残留在脐带和胎盘中的血液,这种血液中含有丰富的造血干细胞,是造血干细胞的重要来源之一。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的《造血干细胞移植技术管理规范(2017年版)》,脐带血造血干细胞移植技术,现已应用于包括白血病、再生障碍性贫血、地中海贫血、淋巴瘤等在内的11大类疾病的治疗。除此之外,在再生医学领域,脐带血的应用前景同样广阔,近年来,已经被用于脑瘫、自闭症等疾病治疗的研究中。

    “脐带血采集无痛,并且对产妇和婴儿没有任何伤害,如果不采集的话就当成医疗废物处理,实在可惜,”雷永凤说,“因此,我们呼吁广大孕妇在生孩子的时候,注意将孩子的脐带血保存下来,无论是捐赠,还是家庭自存,我们都支持?!?/span>

    脐带血从采集到检测、冻存,再到复苏救人,整个过程环环相扣,而脐带血的采集正是这场生命接力中的“关键第一棒”。

    四川省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工作人员陈瑶介绍,造血干细胞移植最难的就是HLA配型,没有血缘关系的配型相合几率只有几万分之一甚至十几万分之一,多数患者都因找不到合适的造血干细胞而错过最佳移植期?!罢馕换颊吣茉诙唐谀诰湍苷业胶鲜实钠甏糜谝浦?,离不开三台人的奉献,也离不开三台县人民医院产科医护人员的努力?!?/span>


    脐带血可捐赠和自存

    “脐带血采集,一生就一次机会,希望大家不要错过,”据陈瑶介绍,目前,脐带血有自存和捐赠两种方式。捐赠是产妇无偿捐赠脐带血,应用于临床移植及科研,是一种公益行为。自存则是自愿出资,对新生儿脐带血进行冻存,为储存人所有。

    近年来,脐带血造血干细胞移植越来越普遍,2020年,四川省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共出库了140余份脐带血,用于省内外患者的治疗。


    上海快三助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